第36章 实如其言
书名:尘业 作者:阁主意无形 本章字数:334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2 21:56:45

来人模样、年纪与陈小希相仿,斜负长枪一柄,可看不出哪里有公子哥的气质,倒像是一个“死士。”

旁众皆疑,可见他声名不传,少有人识。

“原来是李公子,我说什么人这样的排场。”齐真也是识得他,连他都要称一声“李公子,”可见此人在南厦身份不简单。

“齐道友居然这么快就从困地出来了,我都没来得及去看望一次,真是错失良机。”他来此仅带一人而已,说起“排场”二字,显有嘲笑之意,所以回应起来他也是一点不客气。

“公子,那便是陈小希……”等到了身旁她这才凑近指言,那李公子这才细打量了陈小希一眼。

至于那些轻视之语,她都未放在心上,又怎会传他耳中。

她虽不语,不过有齐真之言,再感他是冲虚者,并无敢轻视者,对陈小希先前之言有怨,此时哪会错过煽风点火的机会,远远的便有人说传道:

“李公子来得可正是时候,有人借刘掌事之言在此显摆,前有言;即是李公子现在在未必是其对手。可谓狂妄无边。”

“若不是卿客有名,我等早已教训这无知之徒,也好给他涨涨见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便是奔“道同御灵,难寻其对。冲虚之下,灵御四方。”之言而来,亲眼得见,他很难想象眼前这不过五重境之人如何应附此言。

“许他真有些本事也说待不定,还是不可小瞧的好。”众言之下见他镇定自若,那负长枪者倒不急说贬言,近其而去。

“这样一句话,这样一个人,齐真岂有不试之理?他既无言,想必其中之理并不像表面这般简单……”众人言说之际他细观齐真之变,心中已有了猜测,哪会有随众之理。

“我倒是不想小瞧他,可是公子不知道他先前与我对说之言,不然也不会这样为他说话。”一旁跟着的那少女闻听他为其说话心中有些不快,嘟着嘴细声自语。

“早有闻名,今日得见,陈道友果真不凡。”相比别人,他可客气多了,至跟前这才有言,让众人不解其意,一时间四众无声。

“李公子说笑了,你我不过初见,此番言语教人不敢应答。”陪笑与他,如是应言。

“我看诸位道友颇有言辞,陈道友可跟他们比试过了?”他问心中之疑,闻此他身边之人这才开口解道:

“公子在所不知,他说要与他比试要拿出十万灵石来,还说此间之人皆不是他一手之敌。”

闻听此言论他不由愣神,也就释然明白这些人为何看陈小希如此不顺意了。

“道友不出手展现一下实力,很难让人信服,门中也不好行事,何必立此不成文的规矩呢?”

“如何这些人能像李公子一般作风,我自然不会说此话,只是他们口中满是鄙夷,毫无规矩可言。”

“人聚多数,理属多数,此言此为,长久不实。”

眼前之人并非意向他人,自己也知此理,只是并不在意,呆得长不长久还是两说,又何必顾及这些呢?

“这样,陈道友当是给我一个面子,指点我等几招如何?若是果真技压群雄,这十万灵石我一人出了便是。”

此一言让人意料不及,她听自家公子竟说出这样的话眉头紧皱在了一起,问疑:

“这样一个人可不值得搭理,公子为何……”

“兰,不准多言!”眺看了她一眼,此后她再未多说半字。

“李公子高才之人,我自当应之。”笑应与他,陈小希慢步向那台上走去。

“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,我接战五场,冲虚之下尽管上台来,我一手应之。”上台去陈小希口气比之先前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“陈卿是客,我属随刘公子法令,按说不应为难,不过陈卿即有此言,我便不客气的来讨教了。”台上二人唯那执法弟子未下去,双手一个抱拳手,言罢便运起灵力向陈小希拍了去。

他这双掌可是出了名的快,若也是双手陈小希可不惧他,只是这只手无法应之,只能往后狂退,拆招之余寻其破绽。

就如陈小希初见所说一般,他虽掌法奇快,不过半腰往下破绽颇多,退防之余便找见机会踢到其脚踝处,失身势之时再起反击,双脚主攻,手时而撑地,时而下转上。

反复如此,急攻之下十息不到他便被逼下了台,全程共三十二息时,只是被踢中了脚踝一次而已。

从开始到结束,不过数十息的时间,旁人再无半点疑声,他落下台时已然满头大汗,虽旁人目光多有异样,他却深感无力信服。

表面上自己并未失防,像是不小心就落下了台,实则自己从失误的那一刻便输了,后面自己即使以伤换得半息时机,恐怕也是无法扭转局势,相比之下这样一个输法倒好看些。

不管他人目光,他再抱拳拜道:

“刘公子之言不虚,在下信服,先前多有冲撞之处,陈卿见谅。”

“我看有些人是顾及刘公子之言,没有尽力而为,白浪费了一次机会,我看就别让执法堂的人上了,免得全部输在一个五重境手中,别人传言我南厦无人才了。”

“不错,对方已用一掌应之,如此欺辱,还能作假,你这心性难怪停留十数载御灵境不进。”

“还是让我来一试!我倒要见识一下他一只手怎么挡我这大刀!”一持刀者跃上台来,其也是实有声名,不然待他上来便没有一个认同的。

上台来没说得半句废话,他手中五尺宽刀力量十足的便朝着陈小希劈了过去。

其力极强,软剑从手袖中弹出之时便被劈弯弹到了身上,手掌感有颤痛。

自己挡一击都如此吃力,可见御灵境能接他一刀之人也是屈指可数。

相比陈小希那持刀之人也是心中惊骇:

“这小子当真变态,八重境中都少有人能接下我这一刀,他却挡住了,才退去这数步距离,果真有点门道!”

再提刀狂斩,陈小希有了第一次的硬接后面无一不是以身法躲之,又或借力近身,虽单手不可硬抗,确能与他过上几招的样子。

若是双剑应之,大可速败于他!

刃上阙口本不算多,与他一这战剑刃再无完好处,若是身后所负生灵剑就不至于如此,只是这软剑用得习惯了,这关键时刻也好拿出手来。

他可不像先前之人顾及太多,故作接之不应,陈小希往台边退守,待其大意之时这才借力将他拉下了台去。

全程二十六余息,落败之速超过那执法弟子。

“好小子,这等阴险,应之不过使计将我逼下台来,有本事就正大光明的斗上一斗!”

如此下台他大为不服,若不是明知规矩,他恐怕就提刀上台继战了。

并不理会他这般言语,只是剑换了一只手,提醒道:

“慎言。”

仅二字,他不再多言,只是重重叹气退到众身身后,先前的嘲笑之言让他无颜立前。

“还有上来试试的?”目光扫视众人,话音刚落,一个女子跃上了台,她掌中一颗珠子飞漩而上,应答:

“我来试试!”

“哦,你想比拼灵力?”见她远不近身,又是以灵运物,拥生灵道的陈小希兴起一问。

“你我相差三重境,你若是输了也不丢人。”

话是这样说,只是她哪里比得过陈小希,生灵道灵力运转不息,虽不尽其全,倒有四成左右,一消一持,百来息她便被灵力冲下了台,那珠子也就到了陈小希手中。

将珠子丢还,陈小希看向了台下看得起兴的那李公子,开口唤道:

“不如李公子上来指教几招?”

看得出陈小希有点门道,不过她并不担心自家公子会输,交待关心都不曾有,要知道他可是冲虚境的人呐!

“看来刘公子那‘道同御灵,难寻其对。冲虚之下,灵御四方。’属实无虚,陈道友果真天资非凡。”上台来他不同先前之人急切,如此夸说一番。

“冲虚可不尽其言,我要是输了,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,若是输给了他们,怕不是又有人对此有闲言碎语。”

“刘公子眼光独到,换别人他可不会替人说出这样的话来。”

“我看李公子枪显在外,恐怕术有一绝,我可就不留手了。”

抽出所负生灵剑,陈小希双剑应之,不等他先行,遂起承还剑身法、内运生灵道而往。

枪有七尺长,七尺内,五尺外其为利,远可刺、挑、摆弄,近可两头击之,加以环身,也是让人极难应对。

其力不弱,比之先前那用大刀之人有过之而无不及,其速相比陈小希并不落下风,若不是双剑灵活,完全无法与之对抗。

如是还是落下风处,软剑主攻,因不可防,生灵剑虽能挡下,却极耗灵非常,那尘辉运之一手方才拿得住那颤动的剑。

对方虽冲虚者,不过只是这南厦子弟,若是换月华、辰宵之流,差距想必也有不少。

“这才勉强持住,灵力可比不过他,看来这十万灵石不好取,也是,哪寻这等好事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