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0章 那个幽灵!
书名: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作者:言归正传 本章字数:521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0:46:27

这区区小神……

哼!

差点就没打过!

山谷中,吴妄满身是血,站在那已残破不堪的蝎尾小神尸身前,面色苍白、双腿打颤;

他强行忍着【两眼一翻啥都不管】的冲动,立刻低头盘坐,迅速恢复自身伤势。

如果不是当年在人皇阁……那时还是仁皇阁。

若不是当年在仁皇阁总阁,刘百仞与霄剑道人轮番做他陪练,让他打下了不错的斗法基础;

单凭他在北野琢磨的那些招式,根本应对不了今天的战局!

自然,此次之所以赢的如此艰难,也是吴妄一直忍着,没施展星辰与阴阳两条大道的神通。

此地的激战已经惊动了西野众多先天神。

就算有云中君的神通护持,依旧无法保证不会被先天神发现自己的行踪。

戴着黑色铁甲手套的手掌前探,吴妄目光带着几分凶厉气息,直接撕开这尸身的残躯,握住了其内一颗润滑坚硬的菱形物件。

此物乃先天神体内凝成的神力核心,在不同神代有不同的称谓。

第二神代时,称此物为神格;

第三神代时,称此物为神核。

而到了第四神代,生灵开始崛起,此物被称之为禁忌,成为了先天神都不会提及之物。

——保持神秘性和距离感,也是先天神统治生灵的重要手段。

有云中君在侧旁,有母亲透过项链注视,吴妄早已知晓该如何解刨这个尸身。

夺取此神神核是首要任务。

他胸前项链闪出冰蓝神光,其内仿佛有张大嘴张开,将这神核一口吞下,澎湃的神力在项链中来回翻腾,一缕缕被纯化过的神力沁入吴妄胸口……

此刻,吴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数百处,以腰部那恐怖的贯穿伤尤为恐怖。

这人面蝎尾的先天神,虽神力不强、神躯虚浮,但动起手来着实狠辣。

初战,吴妄自觉十拿九稳,一杆长枪虎虎生威。

一点菊花先到,而后枪出如龙。

但正面几次碰撞下来,他果断转入防守,开始寻找对方破绽,抓住机会不断反击。

自此险象环生。

吴妄几次都差点被对方伤到要害,逐渐被打的遍体鳞伤。

这与他曾经直面鸣蛇的情形完全不同。

面对鸣蛇时,两次都是拼死一战、博取生机,全凭自己的一股气势。

今日之战,则是他对自身战力的检验,侧重于【技】。

没有星神神躯的外部助力,隐藏着阴阳大道和星神大道的神通、且对此神的本领一无所知。

他必须承认,最后给对方的致命一击,他也有赌的成分。

好在阴阳大道依旧给了他颇多助力。

阴阳二力环绕元神,让他能够越战越勇;

元神神念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,也让他可以耐住被蛰伤的剧痛,保持清晰的对战思路。

这蝎尾美人死的,也是颇有些冤。

她察觉到了周遭潜伏着巨大的凶险,与吴妄激斗时,依旧想要找寻退路、联络好友。

甚至于,吴妄找准机会暴起发难的瞬间,这蝎尾神尚未施展出自身最强的神通,已被吴妄冲破要害。

让吴妄没想到的是……

睡神老哥是真的冷眼旁观,全程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架势!

鸣蛇不出手,是吴妄此前下了命令,除非是他下一瞬即将灰飞烟灭,否则鸣蛇就只能暗中观战。

云中君不出手,八成就是单纯心大!

此刻,一缕传声钻入吴妄耳中:

“快些收拾,有先天神过来了。”

吴妄猛咬舌尖,整个人颤了三颤,干涸的身躯再次爆发出神力。

他跳起身来,长枪贯入面前尸身中。

这先天神的尸身变得更为凄惨,体表浮现出了爆裂的血管与经络;尸身内残存的精气神,转眼被神枪吸纳了大半。

吴妄来不及多等,长枪竖劈将蝎尾斩落,拿出一只空着的储物法宝将蝎尾存储其中,身形一跃而起。

他立刻传声:“鸣蛇用神力扶我一把!”

“别扶!”

云中君传声呼喊:“你就当我们不存在。”

鸣蛇当时的表情,完全可以概括为简单的三个字:

【谁呀你。】

她立刻就要现身搀扶吴妄,吴妄却已明白云中君的用意,打了个手势阻止了鸣蛇,落地勉强站稳身形。

站在山巅俯瞰周遭,吴妄隐隐感受到了几股神力波动,随即便贴地疾飞,迅速隐遁身形。

这云中君老哥;

要么是故意折腾他,要么就是真心想磨砺他!

罢了,总要去试着挑战自己的极限。

前路多强敌,今日不过起始罢了。

吴妄忽见天空中神光闪烁,没有多想即朝最近的密林遁去,身形几次闪烁钻入一条小溪,乘着水流遁向远方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那已化作焦土、满是沟壑的山谷中。

几道身影自四面落下,满是警惕地打量眼前这战局。

触目皆惊心。

他们各自显露出自身大道,目光汇聚在了那名蝎尾神的尸身。

“谁!谁做的!”

“有神杀了她,掠夺了她的神力。”

“这坏了规矩,这坏了天宫定下的规矩!肯定是咱们西野那几个狠角!”

“快禀告天宫,此事就跟我们没关系了。”

“对方实力应该没有那么恐怖,死的春土神,本就是咱们之中实力较弱者……”

这几道身影凭神念交流一阵,而后迅速隐去身形,走的时候不免有些小心翼翼。

半日后。

一批神卫自东面飞来,迅速将这山谷包围。

伴随着天边打落的浅绿光柱,身着黑色纱裙的女神缓缓落下。

她今日梳起了云鬓、束了玉带腰环,在周遭那些身高三丈神卫的衬托下,更显纤秀灵动。

来的竟是少司命。

她脚尖下探,悬浮在谷底三丈高处,低头凝视着那蝎尾神的尸身。

“大人!”

有金甲神卫向前禀告:

“春土神已陨落,神力被夺、自身多处伤势,自身精元被抽干大半。

那个下手的先天神,手段极其凶残!

所幸,她所掌握的大道已被收回天宫!”

少司命微微颔首,素手抬起,对准面前的尸身。

下一瞬,山谷各处浮现出了无数残影,众神卫不由得瞪大双眼,来回观察。

几名实力较强的金甲神卫接连发声:

“是个身穿黑甲的人形生灵,很可能是人族!”

“不对,人族哪里有掠夺神力之法,此人用的手段跟人域修士也没什么相似之处。”

“看,山谷四面都曾被强横的神力保护着,让此地战斗的余波不会传出去,周围肯定是有其他先天神在。

很可能,这是一场数名先天神参与的,针对春土神的围猎。”

少司命轻叹了声,各处讨论声立刻停歇。

众神卫低头行礼,等候着少司命发号施令。

“此事不一定是西野之神做下的。”

少司命淡然道:

“天宫规矩,无故弑神掠夺神力者众神共击之。

传令下去,西野众神自查自监,若有提供线索者,天宫自有重赏。”

“是!”

众神卫轰然应诺,立刻朝四面八方传令。

少司命屈指轻点,下方那蝎尾神的身影悄然融化,化作了一团团神光,融入了此处狼藉的战局中。

焦土之上抽出了嫩芽;

那深不知多少丈的沟壑内,也涌出了蓬松的土壤,其内蕴含着无穷生机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千里之外,某处大泽底部。

吴妄静静盘坐在一团云雾中,透过那残破战甲的缝隙,能见他伤势已恢复的七七八八。

他看着面前云镜所显,山谷中正发生的情形,心底泛起了一点古怪的念头。

这少司命……

斗法实力不算出色,但这些奇奇怪怪的‘技能’,一个比一个棘手。

云中君暗中散去云镜,传声道:

“此战有何感想?”

吴妄缓缓吐出了四个字:“险死还生。”

“单论斗法而言,你还差了许多。”

云中君丝毫不给他留情面,淡然道:

“掌握更高层次的力量固然重要,但对力量的运用,才是你安身立命的基础。

此战,你总共错过了六百二十一次给与对方重击的机会。

能看出,你在近身搏击之术有不错的底子,但如果对上那些古神,哪怕力量持平,老弟你也没太多胜算。”

吴妄不由默然。

云中君笑道:“也不必气馁,你既能胜过对方,自是实力在对方之上。

嗯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嘛。”

吴妄:……

高了,血压开始高了!

“快帮我找下个目标吧,”吴妄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,“天宫既然对先天神的命这么重视,直接派来了少司命;那我在西野把水彻底搅混,稍后进入中山也就更方便我行事。”

云中君笑道:

“我做事,你放心。

莫说是下个目标,后续十二个可猎杀的先天神,我都已为你备好。

只是你要心里有数。

初战是最轻松的一战,因对方此前不知你存在。

此刻西野诸神都已知晓有弑神者在掠夺神力,他们自会比那个蝎子尾巴更为警惕,遇到你会更为拼命。”

“嗯。”

吴妄低声应了句,沉默一阵,又道:“老哥受累了。”

躲在湖底石层之下、在岩缝中搞了个小‘房间’、正在那涮着火锅的云中君,嘴角露出少许微笑。

“这才刚开始,不要急。”

他传声回道:

“既然少司命来了此处,咱们就跟她好好耍耍。

你还是多琢磨如何一击必杀、尽可能缩短斗法的时长,其他的事,交给我就好。”

侧旁,鸣蛇静静站立,目光始终不曾在主人身上挪开。

主人哪里有这个好吃懒做的睡神说得那般不堪。

明明已是十分英武,四舍五入已算强神!

……

西野突然出现先天神遭劫事件,很快就传遍了大荒九野。

哪怕是最弱的先天神,极少会有陨落的消息传出;更何况是‘神力被掠夺’、‘神躯被斩断’,这般无比凄惨的下场。

此事触动了不少先天神的神经。

哪怕人域与天宫正在中山展开激斗,也有许多目光投到了西野。

可惜,凶手消失无踪。

天宫各处搜查、百族高手频繁被调动。

几乎所有势力都认为,此事乃西野的某些先天神合力而为,最少有三到四个幕后黑手。

再加上,人域正与天宫在中山南境大战,双方不约而同进入了守势,又在守势中酝酿着雷霆之击。

故,西野的风波很快就平静了下去。

天宫象征性地在数十名小神家中放了一些神卫,将百族高手调回中山南境的战局。

于是,距离蝎尾先天神陨落不过半个月……

那是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冲入了某处山间密林之中,密林周围立刻泛起了层层云雾。

第二日一早。

西野出现了第二起先天神被杀事件,此次惨死的先天神,为天宫天帝亲自册封、西野某地的‘狩牧之神’,勉强算是天宫正神序列。

西野各方势力一片哗然。

天宫诸神为之震怒。

连带着,人域高层也开始关注西野突然出现的变故。

第二名先天神同样被掠夺了神力,且尸身被某种凶兵吸干了元气。

西野的众先天神变得人心惶惶,天宫也立刻下令,让众先天神三五扎堆,莫要再有落单之神。

大司命与土神接连过问此事。

少司命再次出现在西野,她亲自带领大批神卫,将可疑的先天神尽数盘问了一遍。

如此折腾的几日,自然是没有半点收获。

正当众小神惴惴不安,准备不计前嫌,联合揪出幕后真凶时,第三名先天神遇害的消息突然传来。

第三次袭杀并非发生在西野,而是在大荒最为荒僻、平日里极少有人关注的那片大地。

西北域。

……

“到底是谁在掠夺神力?”

少司命赶到西北域的那片荒漠中时,表情说不出的严肃。

第三具先天神的尸身,摆在那座斗法造就的大坑中。

直径超过百里的坑洞;

方圆数百里均匀扩散的沙浪;

还有那空气中残存的神力波动……

此间种种,无不显示着,此地刚刚爆发过激战。

与前两个被杀的先天神一样,此地的先天神名不见经传,实力算是小神中的倒数几位,却是天宫名义上的下属。

少司命略有些不解。

对方若是某位先天神,那何必如此掠夺神力?

直接在天宫求个官职不就好了?

对方难道不知,掠夺神力乃先天神之大忌,一旦暴露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?

这是诸神之约定,也是当年烛龙惹怒众神的根本原因。

‘莫非,元凶并非先天神……’

少司命凝视着下方那残破如一片布褛的神灵尸身,素手再次划过,巨坑各处浮现出了重重残影。

很快,少司命发现了少许异常。

残影数量比起第二具先天神尸身发现之地,减少了三成;比起那座山谷浮现出的残影,锐减了六成。

换而言之,对方第三次出手,更快抹杀了这名小神。

且全程都占据了上风。

这个身着残破黑甲、包裹在黑烟中的凶手,其实力应该是在飞速成长。

“嗯?”

少司命轻咦了声,目中划过一缕神光,有面石碑自沙土中冲天而起,悬浮在了她面前。

她不由有些错愕。

第三神代的神文?且这石碑是刚被削出来的,其上的字迹十分清晰,应该是刚写不久。

神文承载的内容,少司命读取起来自是毫无压力。

【大荒,那个幽灵回来了。】

少司命:……

幽灵?

谁?

她确实有点懵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